「君临」打破垄断,他从陶氏手中抢饭碗

——

打印本文       small   middle   big

自从高层“中国制造2025”战略发布以外,半导体产业风起云涌,各路豪杰竞相杀入,战马嘶鸣,好一番热闹!

据统计,2016年来,中国集成电路大基金出手金额已过千亿元,加上地方、民间的各路资金约3500亿元,这个行业涌入的资金已经近5000亿元。

今年以来,君临已对半导体产业链里的各路领军企业进行了广泛的分析,尤其是技术门槛更高,需求强烈的芯片设备和半导体材料,深入挖掘,好公司层出不穷。

今天的主角,鼎龙股份(300054),同样在原主业已获得成功的基础上,大举杀入半导体材料领域,期望获得业绩的新一轮飞跃。

鼎龙股份原来是做打印耗材产品的,2000年成立,2010年创业板上市。

话说打印这个行业,在互联网一日千里的时代,几乎可以说是古董级的行业了,尤其是传统的喷墨打印机,近几年来的销量一直在萎缩,就跟PC机、数码相机一样,已经成为了“新时代马车”的代名词。

但事实上,打印机仍然是一个规模巨大的行业,全球市场空间在1300亿美元左右,并且停滞中也不乏结构性更新的机会,就像相机里单反的日子一直过得不错一样,打印机里,门槛相对较高的激光打印机的日子也一直很滋润。

很多人都知道,打印机行业的一个特点是,打印机本身并不怎么赚钱,赚钱主要靠“耗材”(耗材的产值规模是打印机的两倍左右),这跟著名的剃须刀行业是一个路子。

近半个世纪以来,打印机进化过3个版本的形态,最古老的是针式打印机,耗材主要是色带,然后是喷墨打印机,耗材主要是墨盒。

进入激光打印机时代后,主要耗材就变成了硒鼓和碳粉。

先说硒鼓。

硒鼓也被称为“感光鼓”,外面是一个铝制的基材,然后涂上感光材料“硒Se”,就差不多做成了。看着好像结构挺简单的,但它基本上决定了打印质量的好坏,也决定了用户在使用过程中需要花费的金钱多少。

说得更具体一点,激光打印机的使用过程中,70%的钱花在了硒鼓上。

我国的硒鼓行业是相当发达的,年产销2亿只以上,是全球通用和再生硒鼓的主要生产基地,不过行业集中度却很低,类似于前几年的深圳山寨机产业,全行业有超过600家公司,但每一家能够分得的份额都很小。

他们普遍集中于跟深圳一江之隔的珠海,作为全球打印耗材之都,这里生产了世界上80%的通用色带、70%的通用墨盒、40%的再生激光碳粉盒,而前3大龙头的市场份额,加起来都不到25%。

不过总体上来说,硒鼓的技术很成熟,在成长性又基本稳定的情况下,价格战已经走到尽头,行业整合的大潮就不可抑止的上演了。

近年来,鼎龙连番出手,2012年收购了龙翔化工,2013年收购了珠海名图,2014年收购了科力莱,2015年收购了世纪开元,2016年收购了超俊科技……

一年一家的速度,大鱼吃小鱼,鼎龙的野心可谓相当庞大,目标就是要在这个关键阶段依靠资本的力量,成为行业的绝对龙头。

2016年,鼎龙的硒鼓业务营收8.17亿,占比62.58%,不过呢,毕竟不是什么高科技产品,毛利率只有27.78%,赚的只是辛苦钱。

2

硒鼓虽然赚钱能力不咋样,但他有现金流和规模,以此为基础切入毛利率更高的彩色碳粉和耗材芯片,才是鼎龙的赚钱之道。

碳粉就是激光打印机的颜料,全球市场需求量在8万吨左右,市场规模约330亿元。

规模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了,重要的是,跟硒鼓国内有五六百家公司在做不同,咱们能做彩色碳粉的公司没几家,这个行业一直垄断在日本公司手里。

佳能、富士施乐、理光、三菱、柯尼卡美能达,是目前彩色碳粉的五大巨头,国内能做的,只有鼎龙和佛来斯通等寥寥几家。

2011年,鼎龙投产彩色通用碳粉,是国内第一家具有彩色通用碳粉量产能力的供应商;

2016年,鼎龙把竞争对手佛来斯通也收购了,务求进一步垄断这个细分领域的国内市场份额。

结果是显而易见的,2016年,以彩色碳粉为主的功能化学品业务,贡献了营收4.06亿,占鼎龙的总营收31.06%,仅次于硒鼓,但毛利率却高达50.14%,利润贡献几乎和硒鼓打平。

还有打印耗材芯片。

这里指的是用来驱动墨盒、硒鼓运行的专用芯片,由于应用场景特殊,并且需要根据不同型号的耗材来设计对应的芯片,目前市场上常见的就有110种芯片,所以,这是一个规模不大,但能做的厂商不多,毛利极高的行业。

鼎龙也没这个能力做,但他有钱了,可以去收购。

2016年,鼎龙收购了行业排名前三的旗捷科技(纳思达、天威、旗捷),一举切入了打印耗材芯片领域。2013年至2015年的业绩显示,旗捷的芯片销量分别为1966万片、5235万片、5398万片。

旗捷的产量规模上来得很快,2016年芯片业务贡献给鼎龙的营收是6028万元,营收占比只有4.61%,但是到了2017年上半年,芯片营收已经是6542万元,营收占比7.74%。

更重要的是,这块业务的毛利率,在77%-81%之间,赚钱能力一级棒!

正是因为近年来,彩色碳粉和耗材芯片两大块业务的发力,鼎龙的利润率才节节攀升,2014-2016年,鼎龙的净利率分别为14.5%、15.1%、18.3%。

3

你看,经过一番运筹帷幄,硒鼓业务规模已是行业龙头,赚钱的彩色碳粉和芯片发展势头也不错,但鼎龙仍然觉得缺了点什么。

缺的是想象力。

虽然说彩色打印机市场作为打印机中的战斗机,已经表现很不错了,在整个行业的一片愁云惨淡中还能保持着正增长……

但是啊,这仍然是个一眼能看到尽头的行业,天花板就在那里。

鼎龙并不满足于此,他抬头仰望星空,一支穿云箭划过黑夜,半导体产业号角嘹亮。

鼎龙寻求进入的机会,根据IC Insights的数据,中国半导体市场的需求已占全球的30%以上,但产能不到10%,缺口巨大。

尤其是,我国的半导体产业,产能主要集中在下游的组装制造和封测领域,以及资产投入较低的设计领域,而在上游的设备与关键材料领域,动不动就是国外厂商垄断,百分百进口,能打的本土公司一个都没有。

鼎龙决定从CMP材料领域切入,这同样是一个由国际巨头垄断的领域,全球市场规模在20亿美元左右。

CMP,全称Chemical Mechanical Poiishing,即化学机械抛光的意思。在半导体的制造流程中,必须经过一个抛光平滑处理的工艺,是提升芯片良率的关键流程之一。

并且,随着光刻的精度要求越高,对晶圆表面的平坦度要求也越高。

CMP有两种耗材,一种是抛光垫,另一种是抛光液。

抛光液虽然也是国外厂商垄断,但是能做的厂商好歹还多点,比如日本的Fujimi、Hinomoto Kenmazai,美国的卡博特、杜邦、Rodel、Eka,韩国的ACE等不下七八家公司能做。

抛光垫就厉害了,几乎全被美国陶氏垄断了,一家就占了全球的90%份额。很明显,抛光垫才是这个领域的价值核心。

鼎龙的抛光垫项目是在2015年开始的,当年投入资金1亿元进行产业化研发,2016年8月开始试生产,3季度交付下游客户进行验证工作,首轮验证结果于2017年初反馈至公司,进一步改良技术。

2017年4月份,抛光垫测试评价中心投入使用,目的还是为了缩短验证时间,提升量产速度。

2017年6月份,鼎龙申请了发明专利“一种用于半导体、光学材料和磁性材料表面平坦化的化学机械抛光垫”,里面指出,公司研发的抛光垫相比陶氏标准的IC1000研磨垫综合性能更佳、稳定性也更优异。

最新信息显示,鼎龙的抛光垫已经交付中芯国际、武汉新芯等主流芯片厂验证,最快今年,最晚明年实现销售收入,预计一期项目达产后可实现年营收4亿元,营业利润1.16亿元。

————

作者:君临团队.


上一篇选购打印机耗材注意事项
下一篇

评论COMMENT

——

用户名 Name
评论 Comment

硒鼓回收BEST FAST EFFICIENT SERVICE INSTANT PAYMENT

电话预约 上门回收 现金交易 安全保证

——